O2O解决方案>>

社区物业O2O
连锁电商O2O
上门维修O2O
农村电商O2O
多用户商城

行业平台类

汽车服务平台
家居服务平台
综合电商平台
家政服务平台
多门店商城系统

网站解决方案

全能型企业站
营销型网站
高端定制网站
品牌设计站
HTML5网站

APP解决方案

生鲜APP开发
物流APP开发
家居服务APP
汽车金融APP
多用户商城APP

定制开发类

APP开发
微信开发
小程序开发
网站建设
平台合作
返回列表
中国人是如何把VR从沸点做成冰点的,毅耘科技
安徽毅耘科技有限公司,安徽app开发,合肥APP开发,中国人是如何把VR从沸点做成冰点的2017-07-04毅耘科技4123

中国人是如何把VR从沸点做成冰点的

中国人是如何把VR从沸点做成冰点的

 

小早说:暴涨暴跌的“VR市场泡沫”的背后,不仅是技术的局限,更多的是来自资本方的压力。

 

想体验“吸毒”的感觉?戴上VR眼镜就实现了。

两天前,在“6.26国际禁毒日”的主题活动中,广州南沙、梅州等地通过用VR技术体验“吸毒”,青少年大呼:很麻、很痛。

如今,VR越来越多地走进日常生活,身临其境的“在场”特点,被广泛地运用于教育、医疗、房地产等各个垂直行业中。AI(人工智能)和VR(虚拟现实)也渐渐成为出现频率越来越高的英文缩写。

6月初,苹果宣布Mac和iPhone新产品分别加入支持VR和AR功能。这如同给市场冷淡的VR打了一针强心剂。国际数据公司IDC连夜发报告认为,在接下来的6-18个月内会刺激VR市场,再次活跃VR厂商,并预测AR和VR设备在2021年的出货量会达1亿台,但这一数据在2016年时仅为1千万台。

这意味着,未来十年内,VR市场仍不会全面爆发。对于近些年成立的VR创业公司来说,这是个残忍的消息。在这个不确定的市场里,谁也不知道,自己的公司是否能活过明天。

事实上,与资本的狂热相比,VR市场则不温不火。网上一个被多次引用的数据是,2015年有两三百家做VR头盔的公司,现在90%的创业公司都倒闭了。

虚拟现实。图/CFP

AI财经社在采访多家VR公司和相关从业者后发现,暴涨暴跌的“VR市场泡沫”的背后,不仅是技术的局限,更多的是来自资本方的压力。

实际上,2016年下半年至今的这场“VR泡沫”更像分水岭一样,似乎把大部分VR技术突破的任务习惯性地交给了微软、谷歌、索尼等国外巨头公司,而国内多数公司一如继往地承担起了硬件生产和软件支持的工作。

 

意外的风暴

 

“那是一个艰难的决定。”回忆起2016年10月的“裁员”风波,暴风魔镜CEO黄晓杰仍然感到痛苦。

2016年9月底,黄晓杰找暴风集团CEO冯鑫聊了一周,两人对资本市场判断和自身业务调整达成了一致的意见。“我俩觉得VR这个行业的发展速度,以及资本市场情况,魔镜应该做收缩,抓住最核心的业务,这样才能保证我们比较健康的发展。”

这个决定做得很突然,甚至在没有提前发邮件的情况下,暴风魔镜就开了全员大会,业务剥离和裁员的消息,让很多人感到惊讶,有人不知所措,也有人争取留下来,但最终与业务不相关的200多人,在得到相应的赔偿后不得不离开。

黄晓杰自己也当面通知过员工被裁员的消息,心里并不好受。他反复向AI财经社说,“这是个很艰难的决定。我们一个一个把人招进来,也不是员工的过错,真的是这个行业本身大的压力,不得不这样(裁掉)。”

暴风魔镜最高峰的时候,员工超过了500人。作为国内最早做VR硬件的公司,魔镜每一样都在抓,内部甚至采用项目制架构,除了手机VR眼镜硬件外,横跨各个领域,广泛全面布局VR内容平台:直播、视频、社交甚至营销……最多的时候内部拥有20多个项目组。

2014年12月13日,北京第九届中国国际文化创意产业博览会上,暴风魔镜展台。图/CFP

这一波调整后,暴风魔镜裁剩近200人,原本的项目制改成了部门制,只留下硬件、软件、市场销售等部门,其余的则剥离出去,或成立了子公司,联合第三方专业机构完成VR内容的制作。

黄晓杰告诉AI财经社,现在魔镜聚焦做硬件和软件——搭载谷歌Daydream VR生态系统的应用。Daydream VR是谷歌在2016年10月推出的虚拟生态系统,相当于手机中的安卓系统,而暴风魔镜要做的是应用商店。

黄晓杰自我评价,今年没有那么焦虑,而去年VR行业暴热爆冷,大起大落之后,会很失落,会有焦虑,心态也会有问题,但今年聚焦在做好体验和内容,“感觉没那么焦虑了。”他说。

2016年是VR最为神奇的一年。上半年才被称作VR元年,下半年就出现了“倒闭潮”,变成了“VR寒冬”。风刚吹起不久,又突然停了下来。

根据不完全统计,从2015年初到2016年12月,VR产业的企业数量从200多家爆发到1600多家。但融资的公司却主要集中在A轮以前,比例最大的是获得天使轮融资的团队,占比40.9%,A轮占比24.1%,A轮以后的企业少之又少,更多的或已转型或死掉。两三年内,VR市场从一片繁荣到一地鸡毛,变化翻天覆地。

 

不能错过的VR风口

 

很多人都是因为2014年Facebook以20亿美元收购Oculus,才全面了解虚拟市场。昆仲资本创始合伙人姚海波第一次接触VR项目是在2014年,虽然知道高通、谷歌、索尼、惠普等公司都在VR领域有所布局,但真正意义上引爆市场的,还是Oculus,“它给了大家一个场景。”

那一年,在旧金山湾区的VR项目,价格已经从2亿美金涨到了10亿美金。“投不动了,所以回国内找项目。”姚海波对AI财经社说。

暴风科技的冯鑫也是在那一年体验了Oculus,第一次进入虚拟世界。当时他就受到VR的震撼,并坚信虚拟现实会是下一代互联网。这是一个巨大的机会,“可能这个机会比暴风影音的机会更大。”他回国后就开始组建VR团队,成立暴风魔镜的项目。

Oculus VR眼镜。图/网络

就在暴风魔镜正式成立独立公司的两个月后——2015年3月,暴风科技登陆深圳证券交易所创业板,开盘价为9.43元。得益于这股VR概念的热炒,在随后28天里,暴风科技股价持续“暴走”,在2015年揽了55个涨停板。

一名早期投资人说,暴风上市创造了A股历史新股神话,也引起了国内上市公司对VR的关注,此前他和二十多家上市公司谈VR时,还得费老半天解释什么是虚拟现实。“暴风上市之后让人觉得这是个风口,一瞬间资本市场开始抢滩VR市场。”上述投资人说。

投资机构和君资本更是在次年年初,联合上市公司棕榈园林(002431)成立国内首支VR早期基金,规模达1亿元。2016年年初刚入职和君资本的魏绪,马上就被划分到了VR项目小组。

在魏绪的印象里,2015年年底到2016年初是VR最热的时期,“很多人在看、很多人在讨论。”为了能抢先投到好的早期项目,魏绪保持每天看3个项目左右的频率,同时兼顾外出拜访。

根据《中国企业家》报道,在2015年下半年,每天几乎都有上市公司宣布成立VR投资基金,每家券商的行业研究员们熬夜撰写VR行业分析报告,与VR有关的概念股也在那段时间迎来多个涨停板。而2015全年,国内至少有近70家VR公司获得天使或者A轮投资。

当时,魏绪已经升为高级投资经理。她告诉AI财经社,最快签下的项目,从接触到签SPA(Share Purchase Agreement股权收购协议),再到打款可能还不到三个星期。但很多时候去晚了,项目已经被签走了。

在魏绪的印象中,最夸张的时期是2016年6月到10月,每个项目都很贵,平均价格高出了50%~100%,“炒得太高了,想便宜一点都不行,我们干脆就不投了。”

而对于这波“暴涨”,暴风魔镜功不可没。

黄晓杰清楚地记得2015年11月18日的发布会。当时公司推出首款VR一体机和两款移动VR硬件产品,直接树立了暴风魔镜的影响力,甚至有人称这一天是VR元年的开端。

图/CFP

对暴风魔镜来说,最直观的变化是,只花了不到两个月时间就敲定了新一轮融资,共计2.3亿元人民币。这是行业内VR硬件公司单笔最大的融资,由中信资本领投,天神互动、暴风鑫源跟投,完成融资后,暴风魔镜估值达14.3亿元人民币。

而在此前的2015年4月,冯鑫亲自去找华谊兄弟、天音、爱施德、松禾资本等四家公司老板,谈下了首轮1000万美元融资。当时,手机行业下滑,每个人都在寻找下一代终端,大家都知道了Oculus卖了20亿美元的事,在这个时间点高调出现的VR,多家公司押注,有用VR豪赌未来的新趋势。

冯鑫曾形容暴风魔镜是一个“在角落里的盛世”。在暴风科技财报中,以暴风魔镜为核心,自我定位“中国VR行业的开拓者和领先者”,构建“硬件+内容+渠道”的移动VR产业生态。

殊不知,这个被多方玩家豪赌的VR市场,实际充满了种种不确定性,过于乐观的投资人、创业者、消费者,对于技术的发展和其所带来的收益存在严重的偏差,以至于付出了惨痛代价。

 

丰满的理想与骨感的现实

 

复盘VR市场的发展脉络,很多人都把2015 年和 2016 年的 VR 市场景象,等同于2007 年的智能手机市场状况。但其实,市场需要的是培养和等待。

智能手机真正爆发的时间是iPhone 上市4 年后的2011年。对于 VR 而言,开发者要开发出能让消费者将 VR 融入日常生活中的应用程序,才能推动 VR 走向大众市场。但这对仍处于技术早期阶段的VR来说,似乎还需要更多的4年。

实际上,决定VR发展的有三大核心技术,构建全视角虚拟画面的大视场光学技术,让虚拟世界同步现实世界的运动追踪和位置追踪技术,以及体感技术。一般来说,戴上VR头盔时的眩晕感,来自于追踪技术的不同步。

硬件的难点在于,光学的镜片技术和位置追踪技术,以至于VR硬件又大又笨重,如何让它更轻更薄成了硬件公司的指标。黄晓杰告诉AI财经社,暴风魔镜的新产品Matrix重量降至230克,比HTC Vive、Oculus什么的要轻一倍,“是目前全球最轻的设备。”

而在软件上则有四项指标:屏幕刷新率、屏幕分辨率、延迟和设备计算能力。以三星 Gear VR最先进的 VR 系统为例,参考设计和应用商店已经到位,每秒 60 帧、20毫秒延迟、OLED 屏幕以及许多定制软件,但它并不拥有位置追踪或 3D 音效,不能像台式机VR 那样实现“完全在场”,而比较适合观看 360 度视频和一些轻量级的 VR 体验。

台式机VR体验效果虽然不错,但最大的挑战是价格,首次体验 VR 可能需要投入 1500~2000 美元,这还不包括内容购买。另一个更大的挑战则是内容,这是能吸引用户保持互动关键的一环,但目前无论国内外都比较欠缺。

数据公司SuperData显示,2016年的VR市场营收18亿美元,其中硬件销售达到15亿美元,而游戏在软件营收中占比44%。硬件销量统计上,Oculus Rift销量24.3万台,支持Google Daydream达26.1万台,HTC vive 42万台,PS VR 74.5万台,Gear VR 432.6万台。

图/CFP

而在中国,VR硬件整体销售额达6.5亿元,较2015年的1.5亿元增长3倍多,月平均销售设备量达382台,品牌数量达480个。

根据艾媒咨询发布的《2016上半年中国虚拟现实行业研究报告》,近年来国内出现不少VR头戴眼镜产品,但消费市场反应一般,购买意愿不超过30%,71.3%的中国手机网民不会购买相关虚拟现实产品,主要原因在于价格与目前技术水平不对等。

虽然经历 2016 年和 2017 年的硬件普及阶段,但游戏引擎公司 Unity仍将这两年视为 VR“令人失望的差距年”。2016年,Facebook也关闭了200家Oculus Rift线下体验店,砍掉了在全美开设500家体验店的40%。

此前,所有分析师和媒体都大肆报道 Gear VR 和PS VR 等产品,也并没有让“用户尖叫”,推动市场的持续发展。

来自硅谷的Uphonest Capital天使投资人郭威,曾在过去两年先后投资VR垂直领域的多个项目后,认为VR市场的引爆点需要一个“killing级别产品”,就像此前AR领域中的Pokémon Go。这款由任天堂、口袋妖怪公司和谷歌Niantic Lab合作推出的AR手游,2016年7月推出后火爆全球,下载量超过了5亿。

“我很期待Facebook或者微软等这些玩家推出真正厉害的内容,或者像暴雪能推出魔兽世界VR等这种杀手级别,具有强大网络效应的产品。”郭威告诉AI财经社。

 

巨头没有离场

 

在国内,随着VR兴起,一系列类似华强北VR盒子厂商,在VR市场的横行。这对市场发展造成了一定的伤害,加上原本技术的局限性,VR体验仍无法达到预期。目前VR仍在努力解决三大诟病:眩晕、不清晰以及设备重。

“短时间之内,我们要对一个物体产生的变化,并不基于它的难度和幅度,而是取决于它对人的感官的一个影响的程度。”蚁视VR创始人兼CEO说,VR一开始足够吸睛,却又无法满足人们的体验需求。

但投资人并不会对客观条件上的硬伤埋单。覃政告诉AI财经社,资本很少会支持要探索 5年甚至10年的VR硬件公司,投资的时候都希望公司快速盈利、上市,最好就在两三年内就完成。

“这就意味着,你每个阶段都要打包成一个完整的商品进行销售,而不是持续做研发。公司毕竟不是研究院,在商业上一定要有诉求。上市其实也简单,就是把销售额和利润做出来就可以,但难就难在这里。”技术出身的覃政,比起过去潜心研发,现在他得花了很大精力去想怎么做销售。

自2014年成立公司至今,蚁视VR业务围绕着整个VR生态体系而布局,除了主打的PC端VR头盔、手机VR眼镜、VR相机三类硬件,也联合第三方为平台提供VR游戏和视频等内容。

蚁视VR眼镜。图/网络

从最初的数十名员工,到现在100多人,覃政每时每刻都不敢放松,公司每天都在增长,员工在增加,要养活这么多员工,就要去产生更多的销售额,他说感觉“任何时候都没有真正脱离濒死的状态”。

“在中国创业比较残酷,硬件创业更是难中之难了。所以很多人硬件公司会死掉,而且这么多硬件创业以来,成功的也没几家。”覃政说。

黄晓杰说,暴风魔镜赌的是未来5-10年,但理想始终被现实打败。2015年至今,暴风魔镜连续亏损,数据显示,暴风魔镜2015年收入为1.24亿,净利润却亏损高达2273万,净利率为-18%,净利率比乐视的“烧钱大王”致新电子-8%的净利率还低。

暴风科技名义上利用暴风魔镜为自己的生态讲故事,但却又一步步甩掉这个亏损的累赘,并依靠出售暴风魔镜公司的收益交出一份漂亮财报。

冯鑫曾对媒体说,减持暴风魔镜也很痛苦,“最值得投资的是暴风魔镜,如果暴风科技不是上市公司,肯定不会稀释暴风魔镜”。苦于暴风魔镜成长期亏损会拖累公司业绩,减持到20%以下不计入公司亏损。暴风魔镜经过几轮融资后,2015年暴风科技持有魔镜19.84%的股份,但今年最新的具体持股数据已经无法查询。

一名暴风魔镜的员工告诉AI财经社,曾经冯鑫要求暴风魔镜软件和内容每周更新,每月有新功能应用发布,每100天迭代一次新版本,而现在已经没有人再提这个要求。

经历这几年的硬件普及阶段后,行业里的普遍认知是,VR早期的利润在C端必然不会有太大希望。为了谋求盈利,很多VR公司转向旅游、教育、医疗等B端市场,结合其现有的业务提出VR解决方案。

但在B端市场,其需求并非100%还原现场,而是在不失真的情况营造出氛围,VR拥有“在现场”的特点则成了最大的商机。黄晓杰举例,此前与蒙牛合作,在上千个超市里,利用VR产品给消费者展示其广告——航天员牛奶如何完成预行员的对接,“这是一个VR体验式游戏。”

覃政也认为,VR早期应用的情景其实是有意义的,比如手术的录制,可以分享给学生或实习生去观看。在这台手术里,观众或学习者可以通过VR看到医生操作的每个细节,关注伤口同时能看到病人的表情,感知手术哪些处理是很成功的,哪些不成功的。

“整个市场要持续保持热度是不现实的,每个行业都会在某个阶段上升,然后进入回落期,这是一个正态分布的曲线。”昆仲资本的姚海波说,2017年以来,他也陆续看了不少VR项目,市场没有过激也没有过缓,技术仍在不断进步。他看好专注某一项技术的项目,尤其是在VR社交互动上。

中国人是如何把VR从沸点做成冰点的-20170702早读课

图/CFP

不可否认的是,VR成为下一个互联网的可能性是巨大的,它开创的是一个全新维度的虚拟世界。在未知的领域里,一切皆有可能。谷歌、微软、索尼、国内BAT等巨头仍在加大押注,没有离场。而对比资源、资金、时间雄厚的巨头们,同样在这个赛道上的VR创业家显得有些艰难,但对于这群押注未来“赌徒”,即使头破血流,也仍在坚持。

“在真正春天来之前,要活下去。”黄晓杰说。

 




本文标题:中国人是如何把VR从沸点做成冰点的

本文网址:http://www.yiyuncloud.com/index/index/news_detail/id/82.html

原创网址:合肥APP开发公司<毅耘科技> 版权所有,转载标明出去,并以链接形式链接网址:www.yiyuncloud.com

文章标签:合肥APP开发 合肥软件开发 合肥o2o社区 合肥商城开发 合肥B2B2C商城开发

毅耘科技(www.yiyuncloud.com)是一家拥有新型网站建设与程序开发经验的公司,致力于解决企业网络服务问题,紧跟着网络变化的步伐,为企业提供网络科技服务。平台服务:品牌网站建设 、网站开发、微信开发、APP开发、软件开发、网校系统开发、多用户商城开发、分销商城开发、微商城、一元云购系统开发、O2O系统开发、商标注册、网络营销等项目。是专业为企业提升价值的公司。

分享到:

相关文章

友情链接: 淘客app  美容仪器  百度关键词优化 
安徽毅耘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法律声明 皖ICP备17006053号    XML地图/ 网站地图